第二书包网 > 肉文小说 > 女扮男装后被死敌暗恋 > 正文 第121节
    “您这里还有第二位仙王?”

    这个消息倒是真让伏天临感到意外。

    好在御仙王很快道:“阙氏已陨。”

    真正的陨落。

    仙魔时期并非每一位仙王都沉睡或是被封印,也有陨落在那个时代的,从某种方面来说,万俟仙王凭一己之力毁灭了整个仙族,确实厉害。

    “噢,真可惜。”

    虽然说着可惜的话,可伏天临显然没有什么遗憾的意思。

    他想了想,还是坚持:“可我只想继承您的传承。”

    同属性的仙王传承,这可是万中无一啊,极难遇上。

    但御仙王不知是不是之前的接触对他产生了些许抵抗,即便伏天临这么说,他也只是淡漠道:“你二人可承阙氏传承,若有意便去吧。”

    “那我要是通过了阙氏的考验,还可以再来找您吗?”

    伏天临锲而不舍,死活都不想走。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真诚最终打动了御仙王,这位仙王终于松口:“等你通过阙氏考验再说,你的同伴已在仙王塔等你。”

    “没问题,我一定能通过那位仙王的考验,然后再来找您。”

    只要有了机会,见缝插针便容易许多,伏天临立刻支棱起来,面容愉快地往江听玄刚才离去的方向走去,不过走到一半,他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又迅速折返,靠近御仙王的王座,伏天临十分罕见地敛眉,面容有些讪讪,似乎难以启齿。

    踌躇了一会儿,他才露出尴尬笑容,轻声问道:“仙王大人,那阙氏仙王的传承,需不需要那什么?”

    他刚刚突然想到御仙王说那是移星换月的创造者。

    既然把这功法重点提出,那他便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移星换月可是一部主双修之法。

    这他现在是伏天临,掌教还在外面等着,这不太好吧?

    伏天临微微咬着唇,脸色略显紧张,手搭在御仙王殿前的台阶扶手上,眼神透出一种微妙的询问情绪来。

    可御仙王显然没明白他如此隐晦的意思,他微微皱眉,道:“需要什么?”

    “就是就是那个。”

    伏天临和他还不是那么熟,做不到像和万俟仙王一样随便交流,毕竟他也是个要脸的人,有些话当真有些不太好说出口,只是看这位仙王完全不理解、对这事儿十分陌生的样子,他咬咬牙,迅速说道:“我是不是要和江听玄双修?那移星换月不是个双修功法吗?我在您眼皮子底下做这事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他咬着牙一股脑说完,然后定定看着面前的仙王大人,等待他的回答。

    御仙王面容微怔。

    作者有话说:

    #该来的总是逃不掉的#

    伏天临:你看看,这弄得多尴尬啊。

    御:

    (御仙王一脸茫然)

    #此时,阿玉还在沉睡中,等着苏醒后看看‘继承人’学习到了什么阶段#

    第97章 死缠烂打

    仙王显然没想到他会问这种问题, 一时间有些静默。

    伏天临也没想到这么简单的问题这位仙王大人看了他十几息也没给他回答。

    “御仙王大人?”

    他不由出声提醒。

    许是有了他的提醒,御仙王终于回答他。

    他面色平淡道:“尔等私事,何须问本座?”

    伏天临:“?”

    他是问需不需要那什么啊, 怎么就私事了?

    面色愣怔一瞬, 伏天临赶忙又道:“仙王大人见谅,主要是这件事于我影响颇大, 您应该能看出来, 我的师兄对此一概不知, 我们是师兄弟的关系, 不是道侣的关系,我实在难以启齿,也不好如此做, 所以才询问仙王的。”

    御仙王又静默了几息, 依然是平淡的声音:“你到了考验之地,得到阙氏考验自然知道,本座又不是阙氏。”

    意思是这功法非他所创造,他不关注。

    虽然这位仙王没有直说,可他便是这个意思。

    伏天临有些欲哭无泪, 他紧紧抓着身边的扶手, 带着些哭腔道:“仙王大人, 您可是仙族之王,俯察仙族一切,这考验您定然是知道的, 就算此刻不知道, 您查探之后也会知道, 于您也许只是查看一番的功夫, 可于我却影响颇大, 求仙王大人施舍良善,务必帮帮我吧。”

    说完他又补了一句:“就算是看在我放弃了万俟仙王的传承,一心追随您的份上。”

    不告诉他这个问题的答案,他死活都是不愿走的。

    御仙王微微蹙眉,凝望了他一会儿,终于将视线投往仙王塔中。

    他眼中光芒沉浮,玄秘之色变幻,大约是在查探仙王塔中的传承考验,明了另一位仙王的功法遗留。

    半响之后,伏天临听见他冷淡道:“需要,你还有什么事?”

    仙王语气加快了些,显然不太想和他就这件事多说什么。

    伏天临却面色一振,又急切道:“那您能帮帮我吗?”

    “本座说过,一切看你自己的缘法。”

    “可这实在有些强人所难了,我想得到的传承是您的风系传承,不是阙氏王者的传承,我只是为了您刚刚给我的那次机会。”

    他极力游说,将自己明显的不乐意直接说了出来。

    御仙王则依然冷漠回答:“与本座何干?你若不愿,大可放弃。”

    在某些事情上,他显然不如万俟仙王那么好说话,万俟仙王性格邪异诡谲,时常喜欢看乐子,所以很多事也不计较那么多,御仙王性格偏正派一些,自然行事也循规蹈矩,他对乐子没兴趣。

    不过无论容易还是艰难,都敌不过伏天首席那张脸皮。

    见御仙王直接拒绝,他脸色一顿,眼眶骤然一红,突然就趴了下去。

    御仙王甚至还来不及诧异,便看到这人族小辈迅速扑上来抱住了他的腿。

    伏天临哭天抢地:“仙王大人,求求你了,我真的不能和师兄有那种关系,我们是纯洁的兄弟感情,你帮帮我吧。”

    他明明是万俟仙王那等人物欣赏的后辈,若放常人身上,便是天潢贵胄一般的存在,怎么也该有点顾忌脸面在,可他却没有丝毫上位者的矜持,说话的时候还死死拽着御仙王雪白衣袍,大有不答应他就死不放手的意思。

    御仙王挪动了一下腿部,试图将自己的衣角从他手掌里抽出来。

    然而没成功。

    伏天临依然死死抓着,像是树袋熊一样扒着他的腿部,声音愈发凄惨起来。

    “仙王大人,求求你了,我一路行来很不容易,就算仙王大人可怜可怜我吧”

    像御仙王这样看起来正经冷漠一些的上古强者,不那么好靠近,可也难以像万俟仙王那般能够毫无顾忌,全凭心事。

    换句话来说,他到底是有仙王的矜持与气度在。

    良好的教养让这位仙王大人无法做出踹人这般粗鲁动作,然而光凭轻微拉扯,却阻止不了伏天临继续抱着他的腿哭嚎,死不撒手。

    不欲于小小后辈计较,静默许久,他才道:“本座插手不了阙氏考验。”

    每个仙王的传承都是独立的,他也不算骗伏天临。

    可伏天首席向来是个人精,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主儿。

    他面色没有一点儿变化,依然带着哭丧道:“只求仙王大人帮帮我,不需要抵抗阙氏王者的意志。”

    “你想如何?”

    “我可以直接继承您的传承吗?”

    “不可以。”

    “那我师兄除了阙氏,是否还能挑战别的仙王的传承?”

    “不可以。”

    御仙王连着说了两个不可以,又低头看了他一眼,才漠然道:“你们既已修习移星换月,便入阙氏门下,你该明白,仙王传承并非可以让你左右挑选。”

    御仙王的意思很清楚,仙王皆是仙族王者,王者自然有王者的骄傲,能给一次考验机会已是十分不易,况且他们已经修习过阙氏王者的功法,便会自动归于阙氏王者门下。

    仙族中虽然只有万俟仙王叛出族群、自立魔国,但并非其他仙王般便低人一等,况且仙族庞大,每个氏族之间也不同,也有亲疏远近。

    御氏因为御仙王在,尚且有改变的可能,可其他仙王的传承,绝无变革。

    伏天临只顺着他的话细想了一会儿,便明白得八九不离十了。

    这不仅关系到他得到的传承,也关系到江听玄此次的收获。

    好不容易来了一趟仙族,难道要空手而归?他还能去找阿玉,但江听玄呢?而这显然不是伏天临的风格。

    他静静细想,之后声音低沉道:“那仙王可否等那时助我设立一个幻境,幻境内容由我而定。”

    无论如何,他不能暴露他和付甜甜就是一个人这个事实,所以即便不准备空手而归,也要做好两全打算。

    之前伏天临曾玩笑着和万俟仙王说过,若是万俟仙王诓他,他就弄个幻境出来,睡了江听玄将他彻底封印,可没想到封印没用上,这阙氏王者竟然弄了个这么离谱的考验,反倒一语成谶了。

    他的幻术之道有不小进步,也不是不能用上一用,可到底他修为和江听玄差不多,一不小心便会露馅,若是有御仙王的帮忙,情况便不一样了,想来可以彻底瞒过江听玄。

    而御仙王对他的坚持感到奇怪。

    明明十分抗拒,可最后他依然选择了继续接受考验,而不是放弃,对于伏天临来说,阙氏的传承虽然是绝世机缘,却也不是非他不可。

    御仙王看不懂他的想法,只觉他奇怪,也不知万俟到底看上了这小辈哪一点。

    伏天临也不多解释,随着脑海中思绪渐细,他很快想到了具体的应对之法,口齿清晰快速道:“我届时创造一个幻境,让我师兄以为身处幻境之中,一起都是他幻念而起,并非真实,只要有您的帮助,我有信心瞒过他。”

    御仙王其实不太想参与这种无关仙族的小事,可伏天临实在是会缠人,又能不要脸皮,在他可怜巴巴又死缠烂打的目光中,他最后只好答应了他的请求。

    所幸只是一件小事。

    得到了他应允的伏天临一改沮丧之色,眼中的湿润也顷刻消了下去,瞬间变幻情绪,他笑容满面道:“多谢仙王大人,您真是一位善良、有气度的王者。”

    这赞扬在御仙王耳中显然无动于衷,他只漠然道:“你可以离开了。”

    --